悼友人金波:故人已逝,天涯更远

时间:2016-07-09
评论
阅读

(14年天涯北京分公司年会现场,金波背影,拍摄者:古丽)

想写点什么,可又觉得写什么都很无力。心情沮丧。有时候现实比文字带来的冲击大太多。也许人生的主旋律就是从相聚走向最终的分别,但我们都觉得日子还长,时间还多。然后被突然的告别袭击之后,遗憾种种。

这是我这两天最大的感慨。

一直特别不喜欢写那种追忆故人的文章。因为我总觉得回忆不是一篇文章、几段话语可以描述的。所以,即使写,也写的小心翼翼,咬文嚼字,因为要尊重被回忆的对象。这对追忆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会让你回想起很多遗憾,遗憾到心痛。

而在我看来,文字本来就应该是肆无忌惮的。但追忆显然不能这样。

如今我却做着我最不喜欢做的事。因为作为一个码字的民工,不为此写点什么,来宣泄一下。我几乎很难再进入写其他内容的状态了。

被追忆的人,叫金波。网名“伊文”,又名肥刀。伊文之名,只要玩过天涯的人都知道。而现实中的他,是天涯社区的副主编,我曾经在天涯时的领导。因为对于一些问题,我们看法惊人的一致,所以,我更把他当做一个值得尊重的好友。

如今,他去世了。去世的非常突然,突然到我至今还是不愿相信。这种感觉一直闷在胸口,让我难过不已。这种悲伤地状态对于以写字为生的人来说,是很大的一个问题,因为不论你写什么,只要一思考,总会在脑海中有一个天大的问号:金波怎么可能去世了?这他么怎么可能呢,他才34岁。

然后脑海中浮现出他的形象,中等身材,光头上常常戴着一个帽子,牛仔T恤,稍稍驼背的身后背着一个黑黑的电脑包,笑容灿烂,黝黑的皮肤显得牙齿洁白夺目。

然后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了。用矫情一点的话说,总是觉得悲伤逆流成河。

记得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大家喜欢互相开玩笑的调侃着叫某某总,那时候,有金总,云总,古总,而我是道总。金总就是金波。

我曾经不无恶意的想,金总的电脑包里,除了那台小小的黑色的笔记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不然为何金总每次背着包见到人,总会这么笑容灿烂,让人沉溺在其和善的气场中,而忽略了其他?

他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台突然倒下的。倒下在了一群陌生人面前,周围没有一个朋友在身边,他甚至连想看的人都没来得及再看一眼。在听到金波去世的消息的时候,我大脑一片空白,除了不信,就是不信。

因为当时我正准备写他的一篇约稿,我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刚跟他说完晚一天,他同意了。那时候他一切正常,怎么可能会出事?

(与金波共同参加的一次网友聚会,最中间者为金波,拍摄时间13年,拍摄:吾非羊

而当我搜到视频之后,内心难过到已经难以自抑。

因为那身穿着和样貌,我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在我文章被媒体恶意抄袭后,我问有没有维权的朋友,热情给我推荐律师的好友金波。

这是我结婚,却因为有事而没赶上,跟我微信致歉,并委托朴素老师问好的好友金波。

这是在听说我可能会回天涯做点事情,期待并让我赶紧回天涯的好友金波。

这是在有朋友想内容创业,想找我合作,然后热情跑来问我愿意吗,并帮我介绍的好友金波。

这是前几天还跟我说,有空一起见面聊聊,因为都忙,所以还没来得及敲定见面时间的好友金波。

这是因为我原打算在北京买房,然后咨询他所住的小区,热情介绍并且邀请我去他那里看看的好友金波。

这是每每有与我擅长领域相关的约稿,总会问我愿意写吗,然后不好意思的说稿费可能跟你平时的约稿没法比的好友金波。

这是一起工作时,看到云总写的诗词,然后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笑嘻嘻的用奇怪强调念出,让我们忍不住嘲笑的好友金波。

这是经常听我吐槽工作,却始终一副笑脸倾听,并且表示赞同然后鼓励我的好友金波。

这是我有事请假时,直接把工作一股脑交接给他,让他自己去头疼的好友金波。

这是在我告之准备辞职时,笑容顿住,露出一股难过之情,却说出,的确你出去会比现在更好,但还想挽留,暗暗的期待我会回心转意的好友金波。

这是离我住处不远,最近几天数次说过见面却因为觉得不着急,时间长,等都有空了再说,最终却生离死别的好友金波。

无数画面在我脑海里如同沸腾一般,让我心情一片混乱。当天夜里,我赶到医院,看到很多天涯的朋友在医院门口守候,才强迫自己相信这可能不是骗局。

可我真的更希望这是骗局。

在天涯,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如今他们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天涯,只有金波在坚守。早之前,曾经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跟他说起我离开的近况,讲自媒体如何如何,内容创业如何如何,如果金总出来做,肯定会更加牛逼。他只是笑笑,表示赞同我的观点,然后却继续纹丝不动的在天涯坚持他的理想。

因为相比起创业,他更关注的是民生,是社会,是心中那从未磨灭的新闻理想。

虽然平时,他待人和善,并且极少生气,但是,每当看到一些不公平的事情,他总会义愤填膺,并力所能及的希望可以帮助到别人。

(金波与其双胞胎女儿,天涯网友摄)

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赤子之心的热血青年,在之前简直是人生圆满,有恩爱的妻子,和一对三岁的可爱双胞胎女儿,如此种种,羡煞旁人。然而,天地不仁,金波却最终以这种让所有人意外的方式离开,让所有认识他的人心痛不已。

本来近期已有打算离京的想法,还在思考忙完跟金波说一下,看他如何看待,但金波变故,让一切已成遗憾。而在金波去世之前,他也在忙着调动到上海工作的事情。因为他的爱人和孩子都已经搬到杭州,上海离杭州近一些。而此事情几乎都快处理好了。

明天是他的告别仪式,不论如何,我都会去送朋友一程,我想我会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以金波的性格,肯定不喜欢朋友为他哭哭啼啼的,要知道,生前,他那么爱笑。

只是,故人已逝,天涯更远。记忆中驰骋天涯的日子,如今又多了一份巨大的悲伤。而这悲伤之情将让我永远铭记。

金波,走好。

歪道道
2016-07-09 17:31:16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