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向东,茄子向西,买买买的BAT

时间:2016-07-22
评论
阅读

 

文 / 王云辉

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

2016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企业的集体出海之年,很多创新企业都正沿着先行者的足迹,以全球市场为视野,进行自己的业务拓展。

而作为他们的学习范本,已经在海外打开一片天地的标杆企业们,却已经开始战略的分化,各自朝着向不同的方向,各奔东西。

大道三千,各取其一。

目前,它们大体可分为三类:

1、

第一类,是以BAT为代表的大公司们。

它们的特点是财雄气粗,更多以并购当地领先企业的方式,快速实现自己的战略布局。

过去10多年来,规模足够大、发展足够快,而且相对封闭的中国市场,为大批本土互联网巨头提供了强劲的成长红利,但也为它们戴上了无形的发展桎梏。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华语互联网一直自成体系,包括BAT在内的巨头,也因为在这个体系的自给自足,而错过了向全球互联网市场开疆拓土的最好时机。

如今,微信、淘宝、百度搜索等大多数的中国主流互联网应用,在海外都已难有作为。

但自2015年以来,随着中国人口红利渐尽,本地市场的增长也日渐缓慢,除了向新业务、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寻找空间,巨头们也不得不重新把目光转向海外,在更广阔的天地里谋求作为。

凭借在中国市场攒下的丰厚家底,它们可以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以海外并购的方式快速破局。

当然,这样的收购也有其限制:

第一是成本更高,尤其是欧美成熟市场。所以它们在成熟市场的策略,多为设立研发中心和小比例的战略入股;而大比例股权投资甚至并购,主要集中在新兴市场。

第二是风险更大,在海外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环境下,并购与并购后的业务协同过程,会有更多的不可控因素出现。

所以,巨头们在海外的重要并购,大多都与自身的主业相关。一是手熟,业务上少一些坑,二是自身业务与并购业务之间的协同,也更容易推进。

比如在印度,与百度传出投资绯闻的,大都是流量型网站,比如美食推荐网站Zomato、订票网站Bookmyshow等;阿里巴巴投资的Paytm和Snapdeal,则都是当地电子商务和电子支付市场的主要玩家,其中的Paytm甚至被称为“印度版淘宝”。

2、

第二类,是以欧美成熟市场为战略重心,更注重收入变现的公司。它们以猎豹为代表。

与东南亚、非洲、拉美等新兴市场相比,欧美成熟市场的特点,是信息网络、物流等基础设施更完善,金融支付条件更成熟,用户经济基础更好,而且付费意愿更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出海企业更容易实现自身的流量变现。

直到目前,中国在海外最成功的移动互联网业务,主要还是两类,一类是游戏,另一类是工具型软件,尤其是系统优化、安全防护等泛安全应用。

其原因在于,工具型应用的政治与文化障碍少,下载规模容易提升。泛安全类应用更是抓住了海外市场的空白,并且具有持续的发展潜力。

但工具型应用的问题在于,用户粘性较差,用户留存较难,很多应用都是推广一停,下载量就急剧下降,月活数据更无法与下载规模维持同步增长。

同时,除了广告,难以从用户侧获得持续收入,这也是一个大问题。

所以,包括猎豹在内的大批出海企业,都越来越多地在以工具类产品为切入点,获取移动用户的基础上,不断强化内容供给侧的排兵布局,甚至将内容型产品打造成为平台产品,以此不断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和自身的变现能力。

但就目前而言,新兴市场的市场基础与内容付费环境,都还不够成熟。所以,将经营的重心侧重欧美成熟市场,已经成为很多出海企业的战略抉择。

在此前公布的财报中,猎豹就表示,在2016年第一季度,其移动端的月度活跃用户规模已达6.51亿。其中,79.5%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来自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而其同期的海外收入也达到人民币6.34亿元,同比增长了115.6%。

3、

第三类,是以新兴市场为战略重心,更注重成长规模和业务突破的创新企业,它们以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为代表。

虽然如前文所说,新兴市场存在较多缺陷,但它亦有较大的相对优势。

欧美市场的问题在于,市场增长空间有限,而且市场格局相对稳定,留给中国出海企业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与之相比,新兴市场最核心的优势,是人口基数大,市场规模增长快,商业格式未定型,很容易获得成长红利——对互联网来说,只要有了用户规模,就有了一切。

目前,全球人口超过5000万,智能手机渗透率低于50%的国家,有印度、印尼、菲律宾、尼日尼亚、俄罗斯、土耳其、埃及、伊朗、巴基斯坦、缅甸、泰国、越南、墨西哥、巴西等。

这些新兴国家市场,普遍比中国移动互联网落后2至5年,却拥有20-25亿智能手机用户,是中国市场规模的3倍以上,但整个市场供给量还不到中国的1%,是用户规模正在快速成长,产业结构尚未定型的“红利市场”。

比如印度,正被很多人期许为“下一个中国市场”。

在这些市场,中国出海企业甚至只需要移植中国和欧美成熟市场的成功模式,再结合当地特点进行改造,就有望复制中国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式增长。

而且,随着技术和业务发展,一些过去无法突破的重要障碍,也得以消解,甚至变身为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

比如,印度、马来、印尼等新兴国家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薄弱,即使在一线城市,断电,跳电等现象也经常发生,运营商的电话和宽带部署也很差。所以,无论是应用和内容的分发,还是应用的联网功能,都受到极大限制。

而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通过调用智能终端设备通用的热点直连功能,实现无需网络的近场高速传输,不但解决了当地用户的需求痛点,迅速成为很多国家的“国民应用”,而且依靠稳居亚、非、拉地区21个国家Google Play热门应用工具榜榜首的成绩也为其他出海企业的应用和内容分发打通了经脉。

4、

目前正在出海路上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大抵都将沿着以上三条路前进。

那些国内业务树大根深,实力强大不缺钱的土豪,自然可以人民币开道,一路买买买。

用户规模或业务实力有较强基础的企业,可以在欧美成熟市场重点突破,获得相对丰厚的利润回报。

而对于大多数创新企业来讲,在新兴市场搏上一把,则是更具成长效率的路径。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三条路径之间并不矛盾。只要有需要且公司资源实力能够覆盖,两条腿走路甚至三线并举,都并非不可能。

就如同下围棋一样,无论取实地还是取外势,都有可能下出一盘好棋。

 

王云辉
2016-07-22 21:53:32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