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T操作系统嬗变:为万物在线,迎疯长智能

时间:2017-01-09
评论
阅读

研究历史有时候能够给我们观察科技带来意想不到的视角,并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增加一些信心。在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中认为中国的命运主要受到黄土、季候风和黄河三大因素的影响,直接或者间接的导致了中国必须采取“中央集权式的、农业形态的官僚体系”,同时也是秦朝能够统一中国的幕后功臣。

克里斯·安德森在《免费》中指出计算、存储和带宽是影响互联网的发展模式的决定性因素,直接导致互联网发展走上免费为主的商业模式,同时也是互联网能够居高临下去“+”各行业的主要支撑力量。

那么,中国历史和互联网史对我们立足现在,观察正在加速到来的万物互联网时代有哪些参考的视角呢?

笔者认为数字化、人工智能与操作系统对万物互联网的影响将分别像黄土、季候风和黄河一样,成为影响万物互联网发展模式的三大基础性因素。

我们可以略做类比。

1)人与万物的数字化对人类更为高效的发展类似黄土地对中国历史影响的作用,万物的管理不再是在坚硬的岩石播种,而是易于耕种的黄土种植,人们可以长出更多的“粮食”。

2)人工智能则像季候风带来的雨量,是影响万物智能化的关键,人类智能在万物的“雨量线”每前移一次将是人与机器的智慧分界线的前移。

3)操作系统则具有黄河的性质,通过贯穿万物形成一条“在线的数据黄河”,冲刷数字化的黄土地“泛滥”,将加速万物互联网的到来。

从互联网演变到万物互联网,数字化、人工智能与操作系统替代计算、存储和带宽成为新的影响三要素。

所以,操作系统的嬗变,从在线开始,为在线而生的万物互联网操作系统将具有三大价值:数据的汇聚、智能协同与在线。我们可以类比为黄河的价值:汇聚雨量、连接上下游文化,提供持续不断的灌溉水源。

中国在操作系统上曾经有诸多非市场化的努力,却大多以失败而告终;随后的状态则是在智能手机领域安卓和苹果大行其道;个人计算机和服务器领域的操作系统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是为市场而生是那些操作系统失败的主要原因。直到智能手机的繁荣和互联网巨头阿里的介入,YunOS成为第三大操作系统,中国的信息产业在基础设施上才算完成诺曼底登陆。

操作系统是我们观察万物互联网时代中国互联网产业和实体经济转型的基点之一。

阿里的YunOS是最佳样本之一。

2016年是YunOS的第六年,一个在线操作系统的黄河正在加速:在2017年的第50届CES展上,YunOS第一次在CES上展示了YunOS Auto、YunOS Home、YunOS TV、YunOS Chip、YunOS Professional等系统的IoT产品。从手机到汽车、从家电到芯片,从笔记本到电视,每一次嬗变,都是迎着万物在线的方向。

YunOS发展到今天,是从变革智能手机领域的中小厂商开始的。

YunOS3.0的发布及支持该系统的魅族MX4的面世是变革智能手机产业的标志性事件,此后YunOS成为支撑中国手机厂商创新、出海、发展的重要变量:700万部是2016年3月份在联通众筹3.0成交量;7000万是截止2016年5月底的激活量;1亿元是魅蓝5手机在双十一的首发销量;7.1%是2015年在操作系统中国市场的份额,逼近第二名iOS的11%;

作为变革中小产业的变量,YunOS在过去的一年通过深度参与产品设计与物料选型、基于大数据的体验设计与增值应用运营赋能、双十一品牌助力以及在人脸识别等新技术赋能,均展现了一个操作系统的对中小厂商的变量价值。无论是魅族、还是朵唯都是典型的受益者。

某种意义上YunOS出现就像当年佛教在魏晋传入中国,黄仁宇说儒教作为一种社会纪律,在纷乱年代的作用很小,以至于文士不得不寻觅另外的途径;而安卓和苹果也向儒教一样尽管非常普遍和流行,但是对于解决中国中小厂商的发展和创新问题作用很小,迫使中小厂商在系统性的支持方面不得不期待新的操作系统出现,以此解决在底层上所面临的制约发展的问题。

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跨越亿万光年走到一起,成就了一个新的终端品类——互联网汽车,这个品类之于互联网是来了新的可以与PC和手机比拟的新成员,之于汽车产业则可以看做是一次汽车与互联网联手的成功诺曼底登陆为汽车引入了第二个计算引擎。

所以:2016年的7月6日,必将是互联网和汽车产业,也是万物互联网时代的值得标记的时刻。

以中国历史的视角审视阿里巴巴与上海汽车共同创造的互联网汽车,容易让人想起拓跋王朝在长达百年的治理中含有的耐心和长期性的眼光,通过均田令为中国构建了新的基层社会组织,从此为适合农业经济下广袤地理空间的集权统一国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以科技的视角则可以看做是为中国历史发展提供了新的引擎或者启动模式。

而YunOS在汽车产业跨产业联姻中,其价值也正是在于类似拓跋魏的均田令府兵制和激进的汉化政策所发挥的作用一样,以改变人类基本生活工具的汽车为基础,首次为人类社会创造了新能源——数据引入了这个人类生存的家庭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

跨物种的联姻总是带来质的飞跃:从2016年7月YunOS携手上汽发布全球首辆互联网汽车以来,截止到12月中旬,荣威RX5销量近9万台,平均月销量超2万台。

进入下半年,互联网汽车变革明显加速:荣威RX5、名爵ZS、荣威i6三大系列互联网汽车发布;12月YunOS Auto冠名2016国际足联俱乐部世界杯,亮相汽车强国日本,互联网汽车从此走向国际舞台。而蝴蝶效应则是多家传统汽车厂商也开始加速布局拥抱互联网。

只有基础性的、制度性的创新才能在底层逻辑上确保长期的繁荣和发展,社会和经济如此,科技也是如此。

YunOS的发展历史就是按照这个逻辑展开的。

YunOS Auto是作为操作系统本身面向市场分形的里程碑版本,标志性事件是互联网汽车的发布;此后云栖大会YunOS Professional伴随笔记本进入市场,YunOS TV覆盖互联网电视;YunOS Home覆盖智能家电、YunOS Chip覆盖IOT芯片,以及机器人。

在2016年的分形逻辑我们可以看出直至具有规模增长性的终端品类市场:汽车、家电、电视、机器人、笔记本。同时为解决人、物、服务三网智能协同,在芯片层面完成布局,尤其是YunOS主导的ID(Internet Device ID)在ITU-T(国际电信联盟通信标准化组织)成功立项完成了从产品赋能到标准赋能的转折。

这其中YunOS的一个理念发生了重要变化,明确的提出了:打造协同智能平台,打通不同场景的用户行为数据,构建以用户为中心,人、物、服务三张网融合用户数字化体验服务生态。

基础性的布局奠定了YunOS在IOT领域的基础,所以2016被称为YunOS的IOT元年,这就像大唐帝国所开创的科举制度和三省六部制度成为中国治理结构的基本模型一样,从科技史的角度,YunOS在2016年也奠定了自己在万物互联网的基础性框架。

黄仁宇曾经提及一个观点:一个国家能否在数字目上管理自己的土地、税收、军队、管理、行政、司法等国家日常活动,是资本主义国家区别与封建主义的本质之所在,而包括中国在内的现代化转型本质上就是从数字目的方式来实现国家由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理解黄仁宇的这个观点对我们理解数字化和数字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发展的主流趋势之一不无裨益,也是理解从中国政府的智能制造2025到德国的工业4.0再到包括5G、窄带物联网、人工智能数字化技术的加速发展得以加速的基础。

操作系统在万物数字化的进程中,其基础性的价值之一就是实现尽可能多的物(Things)智能化和在线化。也是为整个国家在经济和社会管理上提供数字目管理的关键。

2016年,YunOS在物(Things)的嵌入上开拓了汽车之外的更多领域:典型的数字化的终端品类包括海尔的云橱柜、美的互联网冰箱、惠普的首款HP YunOS Book、夏普的首款4K YunOS TV互联网电视和飞亚达的首款轻智能腕表以及YunOS机器人、4G智能后视镜等。

每一次嵌入了YunOS的新的数字化智能化终端品类的出现,本质上都是为这些品类接入互联网这一基础设施,利用互联网变革自身创造了新的变量。另一个意义在于这些传统产业从产品销售为主向产品销售和服务提供并重打破了技术壁垒。

众所周知,中国实体经济正处在结构转型的艰难时期,以资源密集投入和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面临巨大的压力,所以国家从各个层面开始积极推动以互联网为主要催化剂的经济结构转型,比如在中国制造2025中提出要加快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融合发展,“推动形成基于消费需求动态感知的研发、制造和产业组织方式”(这一点YunOS已经在智能手机、汽车等领域有了初步探索),作为操作系统对于实体经济的价值恰恰在于能够把人、物、服务三张价值网络打通,形成基于消费需求动态的端到端研发生产销售方式。

阿里巴巴集团YunOS总裁张春晖在2016年的云栖大会曾说:“YunOS是为在线而生的操作系统,是面向万物互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当计算、数据和用户发生关系的时候,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同时用户作为变量可以无缝的介入到生产制造服务的环节中,就具有了智能协同的价值。

因此,随着万物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制造业与服务业创新的下一波动能已经来临,实体经济的转型本质上就是基于计算、数据的数字目管理的变革过程和数字化的过程。

如果略作展望,2016年作为YunOS的元年,在其完成间架性的布局之后,笔者认为YunOS作为万物互联网的在线操作系统或许会在三个方面有新的突破:

一是,在智能协同上,YunOS应该获得更为深度的突破。在两个方向:以个人数字化生活为核心场景的智能协同;以及在用户作为变量与制造企业的产品服务化转型的协同。

二是应以寻求快速扩大终端规模为主,在汽车、家电、笔记本、机器人等可规模终端品类领域通过品牌、技术、数据赋能,扩大终端数量,形成可以良性自然生长的规模效应。

三是应探索构建在智能的物之间的智能数据管道和开放智能协同平台,打破数据的孤岛、构架服务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开放生态协同平台。

我们应该意识到万物互联网时代加速到来,就像黄仁宇常用的一个隐喻一样,传统经济向数字经济的转型,实体经济的再造,“有等于一只走兽蜕化为飞禽”,其间的发展并不会一帆风顺,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影响发展的数字化技术、人工智能和操作系统,就像影响历史的黄土、季候风和黄河一样,已经开始发生裂变,促动新的变革到来。

陈志刚
2017-01-09 11:32:50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