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名义》热播,小老百姓如何看待角色?

时间:2017-04-24
评论
阅读

现在最火的一部电视剧就要数《人民的名义》了,周梅森多年不动,这次一动就不得了。晚清的《官场现形记》是局内人写的,新中国的小说《国画》这种已经描写是几十年的旧生态了。而2000年GDP时代的这类小说已经很少见。

这次《人民的名义》有最高检大力支持,案例基本都是事实发生过的实例。剧本高质量,角色描写有依据,演员下功夫,细节不马虎。所以一下子就火了。

剧情跌宕起伏,角色生动形象,现实中不乏大量原型。那么,小老百姓是如何看待里面角色的呢?我们来给几个角色点点名。

一、一共化石陈岩石

现在网上有个说法,模仿法兰西历史,把新中国分为第一共和国,第二共和国。大约以80年代为界限。

因为年代差距过于久远,所以现代人陈岩石这种老干部基本是不能理解的。

所以,很多年轻人都说陈岩石假、虚拟人物,是不可能存在的。

而事实上,中国历史上确实存在着这样的干部。

不贪财的有华克之。

他在民国时曾经是大名鼎鼎的“斧头帮”(斧头帮是一个与青帮抗衡的社团,相比青帮三教九流,它更平民化,同情劳动人民。它在影视中被摸黑,是因为它的对手青帮是后来香港社团的祖宗,香港社团对影视业有相当的控制力)核心成员,参与刺杀过蒋介石。

后来加入我党,做了大量工作和贡献,抗日战争末期获取了大量日军库存军火,支援了新四军建设。

而令人称道的是他不贪财,仅在抗日战争期间,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他就利用工作之余,从事金融与商务活动,就净赚了42万港币,折合黄金4200两,全部交给党组织作了活动经费。

按照今天的金价,这是3700万人民币。

改革后,他曾语重心长地对家里人说,“我衷心拥护党的基本路线,倘不是年老力衰,我会乐意从事经济工作的。然而我担心不少人会在金钱面前迷失自己。一个共产主义者,从精神上说,他富有天下;从物质上说,在人民还很贫困的时候,他应当固守清贫。”

1998年1月7日,华克之逝世,终年96岁。

不让子女沾好处的有宋平。

他1917年出生,17岁上清华大学,后来在西南联大,建国后就是国家计划委员会委员、国家计划委员会劳动工资计划局局长兼劳动部副部长。

1972年就是甘肃省委书记,封疆大吏。而他的儿子宋宜昌是1948年出生,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的(那个年代大学生都是宝贝),仅仅当外文资料员。

1987年宋平已经是中央组织部长,宋宜昌这个时候也不到40岁,而且已经写过《燃烧的岛群》等好几本知名军事小说了,而宋宜昌依然是个编辑。

宋老今年已经是百岁大寿了。

所以,陈岩石这种干部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年龄一般都很大了,老百姓很少知道。

二、从沙书记看朕即天下

《人民的名义》中,张丰毅主演的沙瑞金书记是正面最大Boss,而作者对他的描写是有一定隐喻的。

所有制度约束,法律约束对沙书记统统无效。

干部想提拔谁就是谁,想撤谁就撤谁,想降几级就降几级。

法院的封条说撕就撕,法院的判决说推翻就推翻。

所有制度都是事后洗地的橡皮图章。

而沙书记说,这是以人民的名义。这样霸气外露的角色还真得张丰毅来演。

作者这样写是刻意的。作者通过高书记的嘴说:“一把手拥有绝对权利。”通过高书记的前期婆说了一句“朕即天下”。通过李达康的嘴说了一句“谁来监督您?”这体现了一把手绝对权威的生态。

其实,你别看李达康在信访办面对沙书记诚惶诚恐,在信访窗口只敢半跪着。但是面对他手下的区长也是朕即天下,摊派几千万也是霸气外露。在原著中,它是摊派逼出人命的狠角色。

而孙区长虽然胸怀宇宙,看他的星星,而当他面对信访办领导的时候同样是霸气外露。

作者想表达的是“朕即天下”这种生态是普遍的,一级压一级的。而不是赵立春的个例。

三、老百姓最怕什么官?

在《人民的名义》中,祁同伟是反面大Boss之一。因为祁同伟的爱情悲剧,很多女性还同情他。

但是对老百姓来说,最怕的就是祁同伟这种干部。

祁可怕的地方不是他对权力和利益的渴望,不是他讨好领导,不是他奴颜媚骨。而是他可以结成一个庞大的害民集团。

拆迁队先不说,他的乡亲轮奸一个黄花闺女一个电话20万就可以摆平了。

水浒中,高衙内胡作非为,而幸运的是有计划生育,衙内数量是有效的,而祁同伟的乡亲可就多了。同学,同乡,同届,再加上利益交换(陈清泉家属的处级)。这种盘根错节,再加上无底线,不顾吃相。老百姓就难过了。

所以形式主义还是要得,至少吃相得过得去,不能无底线,

到了一定程度,上级不会坐视,现在的底线的大规模群体事件。以前是封建王朝是民反丢了城池。大的害民集团嚣张到一定程度就会被打掉,如果真管不了,那这个政权的寿命也就倒计时了。

虽然,在《人民的名义》中,李达康还算是正面人物。但是老百姓同样怕李达康这种人,这种属于拍脑袋决策。决策跟着上面kpi来,完全不考虑实际,下去命令要结果。下面怎么干不管。

这种干部是这能逼死人的。而一级压一级,最后负担都在老百姓身上。

类似于明朝搞改革,收钱kpi,官僚遇到困难一级压一级,每一级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再给自己留点,最后是编外的临时工灭老百姓的门。

闹出矛盾,背锅的是临时工或者几个替罪羊。

而这种放权承包模式,会形成逆向淘汰,好人,有良心的,能为下级考虑的,最基层对老百姓下不去手的被淘汰。

这个其实白鹿原最后写民国后期抓壮丁就有这样一点意思。

所以李达康手下,前腐后继,再正常不过了。

不腐败的,有良心的,早就逆向淘汰掉了。孙区长能混到区长也是奇迹,他肯定不是李达康当政的时候提到区长位置的。

孙区长如果用李达康的作风,对着信访局长大发雷霆,一周不解决主动辞职。信访局长让职工强行摊派也能把窗口问题解决了。孙区长不会去少年宫。而他做不到,所以就被淘汰了。

《人民的名义》热播,获得普遍的高度评价。

就在于它不是简单的脸谱化,好人是神,坏人是鬼。而是描写了真实的人,真实的生存状态。如同《官场现形记》《国画》一样,会成为后人研究我们这个时代生态的一面镜子。这才是这部小说,这部电视剧的意义。

maomaobear
2017-04-24 10:49:10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