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青柏绿鹤长鸣 情深意满福寿绵

时间:2018-12-04
评论
阅读

原标题:松青柏绿鹤长鸣 情深意满福寿绵

松青柏绿鹤长鸣 情深意满福寿绵

——北大客座教授傅春林大师书画风情

本网讯:张行方 刘峥嵘

傅春林大师风采

傅春林(付春林),( 1962.4.15-),字石、号正中山人,江西上饶人。中国当代国学大师、思想家、书画巨匠、诗人。现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北京大学客座教授、美国加州大学艺术系访问学者、上海翰墨书画院院长、山东省正觉寺书画院院长、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教授、国礼书画大师、中国人民艺术家资质、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法律基金会援军委员会顾问、复旦大学研究中心理事、中国传统文化佛学会常务副会长。是当代中国书画领军人物,集法国卢浮宫艺术终身成就奖、美国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日本东京都美术大奖赛金奖等世界三大奖于一身。书画作品作为国礼赠送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特朗普总统经济核心人物之一怀特先生、印度总理莫迪、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等外国元首及国际友人,得到极高赞誉。

傅春林先生作品赏析

松鹤在中华文化中代表的是长寿吉祥,是中华历代绘画的一个常用题材。历代名家留下不少关于松鹤的作品,如:沈铨《松鹤图》,华喦《松鹤图》,虚谷《松鹤延年图》等。在傅春林先生的这件作品中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喷薄而出,两只造型美丽、亲密无间的仙鹤立于松干之上,四周点点梅花和密匝匝的松针构成了完美的画面,从而使构图完美、泱泱大度。民间画此题材的不在少数,但囿于技巧、修养所限,往往难于达到此种水平。因而在此图中我们不仅欣赏到了人民群众所向往的淳淳深情,而且也可深窥高妙的创作手法,合而为一,更有新的审美享受。

傅春林先生作品赏析

傅春林先生的写意画《松鹤图》,是以观墨为材质的中国画的重要表现形式,并据此形成一种特定的艺术原则,在这个原则下,经过历代画家的努力,写意的绘画形成达到炉火纯青的高度和成熟完美的极致;正是写意原则的形成与成熟,为中国画家提供了直抒心性的手段与方法,成为中国画家观照自然、把握自然的特定方式,特别是中国画中的“写意”,已经成为中国文化的精神符号,它的丰富内涵和广阔的外延,既是精神自由的必然表现,也是艺术规律与本质的体现。

花鸟画家傅春林先生正是在继承了传统的写意形式,汲取了前人的写意绘画经验,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给以重新解读与扬弃后,完成了从物象到心象的艺术转换,并在“以技入道”的提升过程中,完善并成熟着自己的艺术,使他的作品在笔饱墨酣之中洋溢浓郁的自然气息,展示了令人愉悦的清丽境界。

对傅春林先生来说,取得这样的成绩,是经过一个并非容易的过程。他从观察自然和所画的对象入手,在线条用笔的形式、美感中,体味飞禽走兽和自然植物的韵致与各种不同的笔法、墨法的发挥、运用,使他深得了文化底蕴的滋养;在作品中,他解悟了绘画之道的形而上本质与规律,领会了中国艺术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意象写意艺术原理,使他的花鸟艺术渐近于“画气不画形”,“以技入境”的高度和水准。并且,由于不断的广采博征、厚积薄发,使他的创作愈发生机郁勃、生动鲜活,表现出“笔墨当随时代”的清新特点。

傅春林先生作为当代画家,处在历史巨变的过程中,特别是中国画面对当代的“转型”,以及花鸟画这一几完美的形式、语言,在“当下”如何创新的命题,面对这一现实态势,傅春林先生并未失去希望的信心,反倒增加了面对挑战的勇气,他从容不迫地从传统入手,解读传统笔墨的奥妙,从中提取了持久性的元素注入自己的创作,同时,他又深入生活,在体验、观察之中,捕捉自然万物的生命力与千姿百态的神采、气韵;两者的结合,使傅春林先生的花鸟画在来自古今的滋养中茁壮成长,且显示出充实、丰满的风采,在他的许多其他作品中,处处表现出这些精神。

细品味这幅作品,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淋漓的元气,画家把现象世界中自然物象转换为笔墨结构与形式,进行归纳、概括与精神性的处理;重要的是,画家眼中的物象在经过心灵过滤后,化作笔简墨妙的意象——在《松鹤图》中,松与鹤的精神一一体现着吉祥如意,松的不屈精神,鹤的祥和,与祝愿人的长寿,都在删繁就简之后,成为极单纯、极简炼与极平实的“写意”之象。

傅春林先生作品赏析

傅春林先生紧紧抓住写意之象的本质,在“得意忘象”的原则下,以“似与不似”的把握,使中锋用笔的线条从而自由地转为提、按或侧锋,使笔致、墨韵共生于挥洒之中;而且,在枝条的节奏、韵律的变化中,流畅与涩重获得了统一,外在与内在获得了统一,有限与无限获得了统一,在墨、色的互动与烘托下,一切皆获得了生命活力,或迎风摇曳,或风姿绰约,或韵致万种,或清丽高蹈,既给人以视觉愉悦,又给人以审美启发。

在这幅《松鹤图》中,包涵意趣无穷,在松动之中,线的波折运动,起伏韵律等的交错、迭加,在平面空间中进行了无序地分割,而几笔浓浓的叶片,则在干湿、浓淡中显出其肥厚丰腴,果实饱满的石榴“似与不似”地置于其间,使一幅小画酣畅淋漓、神彩灿然、意味隽永,这一切在于,画家对笔线、墨韵与水分的把握,以及对中国画原理与精神的领悟,在技法的娴熟运用中,深含着画家对自然、对生命、对精神的深情和关注,把人世间美好的意境全部寄托尊重他的《松鹤图》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13399515050
2018-12-04 19:23:31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