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聚焦】意修宪失败或触发银行业骨牌效应,欧元区再添解体乌云

作者:兰亚选
时间:2016-12-21
评论
阅读

汇通网12月21日讯——2016年,国际形势波诡云谲。英国意外“脱欧”、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意大利修宪公投被否等“黑天鹅”事件接连发生。而明年将是欧洲大选之年,德国、法国、荷兰等国主流政党都将在选举中面对来自普通国民的考验。目前,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和荷兰“反欧派”自由进步党在民调中领先,而今年12月7日意大利总理伦齐因“宪改”公投失败被迫辞职后,新一届意大利过渡政府正面临来自民粹主义势力“五星运动”党的挑战……

当下经济乏力、难民危机和恐怖主义等多重挑战使得欧洲极右思想滋生、民粹主义风行,一些极右政党利用民众不满情绪迅速崛起,而其宣扬的排外、疑欧和民族主义正在对欧洲政治生态带来重大影响。

“宪改”公投失败

今年12月4日,意大利总理伦齐发起的“宪改”公投惨遭失败。年轻的意大利总统伦齐希望通过宪法改革来收缩限制参议院的权力,目前意大利参众两院之间的权力对等。现年41岁的意大利总理伦齐还希望能通过这次改革,从国内20个地方政府手中扳回更多权力。

在现行意大利议会制的政治体制下,政府权力受到议会参、众两院的极大制约。每份法案在成为法律前,必须在两院同时通过。对于重大问题,两院均须独立进行两轮审议和独自作出重复性决议。两轮审议间隔和两次决议的间隔不得少于3个月。

尽管总理自主组建的内阁拥有国家最高行政权力,但内阁需要对议会负责,受到议会的制约。议会还可以随时对政府提出不信任提案,如果议案最终被投票通过,内阁就必须辞职。这种政治机制导致意大利政坛长期不稳定。

伦齐的支持者认为,此次公投将使过去的立法更加宽松。宪政改革的目标在于:增加政治上的稳定性,提高投资者信心,提振国内萧条的经济。意大利国内失业率已超过12%,年轻人的失业率飙升至40%。

银行从业者担心,意大利宪法公投失败,伦齐辞职后,该国可能再度由技术官僚执政,在此期间,政治经济领域的不确定性将会延续。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改革只是一个插曲,问题的关键仍在于意大利银行本身。他们被迫支持那些不需要偿还债务的所谓的“僵尸企业”,并无法扩展足够的信贷,以维持他们现有的债务。因经济停滞和多家机构面临严重的贷款欺诈,日益肿胀的银行系统的盈利能力受损,意大利连续几届监管层和政府都对此束手无策。意大利银行业的不良贷款高达3600亿欧元,而其股东权益项仅有2250亿欧元。

意大利银行业危机会传遍欧洲。西班牙的大众银行(Banco Popular),葡萄牙储蓄总行(Caixa Geral de Depósitos),甚至德意志银行都有可能因否决的投票结果而受到打击。

意大利有8家银行正处在压力的不同阶段:意大利国内资产规模第三大银行,西雅那银行(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中等规模的维琴察大众银行(Popolare di Vicenza),威尼托银行(Veneto Banca)和卡里奇银行(Carige Banca);以及四家去年受救助的小型银行:伊特鲁里亚银行(Banca Etruria)、CariChieti银行、马尔凯银行(Banca delle Marche)及CariFerrara银行。

西雅那银行首当其冲

伦齐“宪改”的失败会使长期以来对西雅那银行(Monte dei Paschi)的救助面临暂停的危险。使其新融资计划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意大利第三大银行西耶那银行的坏账高达469亿欧元,投资者目前正在密切关注西雅那银行的动向。政府将会被迫以紧急状况的标准对其采取快速行动。路透最新消息称,意大利政府已经准备好为西雅那等银行注资150亿欧元。

自今年夏天未能通过欧洲央行的压力测试以来,西雅那银行就急需来自私人部门的救助,以避免对欧洲银行业造成传染性影响。欧元http://news.fx678.com/news/keywords/eur.shtml

这家陷入困境的银行自2009年以来已被政府救助过两次,在过去两年,已从投资者手中融得80亿欧元。西雅那银行董事会曾于今年12月8日向欧洲央行监管部门请求更多的时间,希望将50亿欧元的股本注资推迟至明年一月中旬,并试图避免在欧盟救助新规下,让一些债券持有人被迫承担损失。西耶那银行在致信中称,意大利总理伦齐因公投失败辞职引发的政治上的不确定,导致该行无法在新政府成立之前完成注资。然而该请求遭到欧洲央行的拒绝。

目前,意大利西雅那银行必须在12月31日之前融到50亿欧元(52亿美元)。从周一(12月19日)起西雅那银行就开始增发新股以融资自救。汇通网援引金融时报最新消息,周二(12月20日)欧洲早盘期间,因意大利政府前一天晚上(12月19日)请求议会批准高达200亿欧元的债务发行,意大利银行股得到提振,西雅那银行股价在经历了周一(12月19日)9%的暴跌之后,出现3%的可观反弹。

据汇通网了解到的最新消息,知情人士称,西雅那银行向私人投资者募集资金的努力有可能失败。

全球最古老银行西雅那银行大事记:

·2007年:西耶那银行以93亿欧元收购安东维内达银行(Banca Antonveneta);

·2011年:欧洲压力测试发现西耶那银行的资本缺口高达33亿欧元;

·2012年:西耶那银行主席及高级管理层被替换;

·2013年:西耶那银行从意大利政府借贷40亿欧元以渡过难关;

·2014年11月:新一轮压力测试发现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在欧洲银行业排名垫底;

·2015年:西耶那银行为补充资本,融资30亿欧元,并偿还政府贷款余额;

·2016年:该行宣布融资50亿欧元计划及卖出280亿欧元坏账。

西雅那银行的问题都肇始于2007年,当时的董事长朱塞佩·穆萨里(Giuseppe Mussari)斥资93亿欧元从西班牙国际银行(Banco Santander)手中收购了总部在威尼斯附近的安东维内达银行(Banca Antonveneta)。收购价超过了西雅那自身的市值,比西班牙国际银行在两个月前支付的收购价高出了36%。2011年,作为业务重组的一部分,西雅那被迫将安东维内达银行的账面价值减低了45亿欧元。

美国保险经纪公司Marsh的中南欧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弗拉维奥·皮科洛米尼(Flavio Piccolomini)称:“西雅那银行的问题与收购安东维内达银行直接相关。”

该行总部所在地锡耶纳市的检察官曾就围绕安东维内达银行收购案的市场操纵和妨碍监管活动的指控进行调查。

官员和资深银行从业者都表示,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是:西耶那银行(Monte Paschi)总额为50亿欧元的资本结构调整和监管者坏账重组要求最终失败,这将导致投资者对意大利丧失信心,使其处境艰难的同行所采用的市场解决方案受到负面影响。

西耶那银行将极有可能成为引爆新一轮欧洲银行业危机的火花,继英国脱欧公投之后,让欧洲银行再次深陷其中。

欧洲银行业的两难困境

事实上,意大利目前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欧洲面临的问题。截至去年年底,意大利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上升至总价值3600亿欧元,或近4000亿美元。约占整个欧元区各国不良贷款的40%。疲软的经济增长和处于创历史记录的超低利率。最近一次欧洲银行压力测试显示,西雅那银行是该地区面临重大经济震荡时最脆弱的借贷机构该行因一项复杂的资产重组计划,正在向投资者寻求资本借贷来保持顺利运营。

欧洲银行业面临着两难困境。一般认为,高杠杆化是银行业危机的重要根源,但对目前的现实而言,如何去杠杆化则考验着欧洲和各国监管当局以及6000多家银行。首先,从银行业来看,包括德意志银行在内欧洲各大银行需要将如何降低资产负债表加以思量。

不管采取哪种方式去杠杆,削减的前提都是欧洲银行业的规模太大了,采取降低资产负债表规模的去杠杆化策略,将会必然面对硬币的另一面,即必然面临流动性紧张和信贷紧缩的风险。

去杠杆化的几种方式均告诉我们这一风险:出售资产、收缩资产负债表不可避免地带来金融机构规模的缩水,进而使市场流动性偏紧;而兼并和收购则会重新导致投资银行向商业银行的依附。两种方式的后果都会加重流动性紧张,使银行新增贷款的能力和意愿下降,进而影响到居民举债消费和企业借贷投资,最终拖累实体经济。这种两难困境注定使欧洲银行业的去杠杆化是一场走钢丝的游戏,既不能停在原地不动,又要在行进中保持稳定和平衡。

意大利央行行长维斯科(Ignazio Visco)表示,大部分的意大利坏账已由抵押品所支撑。如果经济增长得到回报,那么其摆脱困境也自然将是顺理成章的状况。因此,维斯科依旧表示,“在连续七年的经济衰退的糟糕背景下,银行业并不是一切经济问题的根源,而是对这些问题的一个侧面反映而已”。

正如银行家指出,问题在于银行业面临两难抉择,如果过于担忧风险因素,那么他们可能就会惜贷,从而剥夺那些本可以使未来更具活力的公司的生存权。但是如果他的借贷太过积极,就有可能面临坏账的风险。

意大利政府已经试图通过增加支出来刺激经济。但是以德国为首的欧洲领导人已经实施规则以制预算赤字。意大利银行持有大量现金但却不愿放贷,这已然让疲弱的资本经济更加面临窘境。

所有的这些都成了意大利,欧洲、乃至是全球令人生畏的难题。如果意大利银行的体系一直处于缓慢的恢复状态,那么欧洲可能永远不会恢复其经济活力。

汇通网曾报道,上周二(12月13日)被提名成为意大利过渡政府总理的真蒂洛尼发誓要将欧盟的焦点转移到投资上面来,从而提振经济增长,远离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提出的紧缩政策。

意大利“退欧”考验欧元区

意大利过渡政府总理真蒂洛尼在上周二(12月13日)向参议院表示,无论他的政府持续多长时间,协调上下议院不同选举法是紧急事务。意大利主流政党想要改变下议院的法律,因为他们担心执行党获得多数席位可能有利于“五星运动”党。

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坚定地反对欧洲一体化,若该政党领导人上台,可能呼吁“意大利脱欧公投”。到时候意大利选民很可能投票决定离开欧元区,因为加入欧元区后,意大利并没有走向繁荣,反而更加贫困,现在国内境况还不如2000年。

据汇通网之前的报道,CNBC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投资者认为意大利和希腊是最有可能首先放弃使用欧元的国家。

若果真如此,那么意大利将成为继英国之后,欧盟倒下的又一块多米诺骨牌。如果意大利这张“多米诺骨牌”倒下,法国、瑞典、比利时等国本已存在的脱退欧呼声将更高,欧元区及欧盟将直面解体的风险。

德国、法国和荷兰明年将进行大选,这些国家的民粹主义党派的政治影响力正不断增加。民调显示,法国的极右翼党派领导勒庞(Marine Le Pen)很有机会成为下一届的法国总统。如果勒庞真的赢得选举,她可能会履行她此前的承诺,推动进行法国脱欧公投。德国和荷兰的民粹主义党派的不断壮大也会威胁到欧元。

欧元会就此夭折吗?

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甚至从欧元诞生之初,这个问题就伴随着怀疑和不信任,时不时地成为世界舆论的关注焦点。

欧元区不仅是个经济存在更是个政治存在,而后者意义更为重大。目前的共识是,维系欧元区的成本小于崩溃,欧元区各国乃至整个欧洲诸国都不能独善其身。各种政治上和经济上的考量都会迫使各国重回欧元区,但这并非长久之计,更非根本之计。

以英国为例,英国为了在货币政策上保持独立性,并未加入欧元,因为一旦英国加入欧元区,那么该国的利率将受欧洲央行主导,它将由此失去实施扩张或紧缩货币政策的能力。 在经济衰退时期,也不能通过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等手段增强竞争力或者减少外债压力。希腊和爱尔兰等国的金融危机就生动的说明了丧失货币政策自主权的潜在危险。

英国前首相梅杰认为欧元区混乱局面的根源,可以追溯到糟糕的政治考虑压倒了理性的经济权衡上。

马斯特里赫特会议提出的一个前提假设是,在欧元诞生之前,货币联盟各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将会逐渐趋同,即各经济体的生产效率会大体上保持一致。那次会议还设定了保障措施:各方商定,任何一个成员国的财政赤字均不得超过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这些举措的目的都是确保各成员国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可是,当欧元区的11个创始成员国在1999年1月启动欧元时,上述审慎的先决条件全被忽略了。

欧元诞生之后,部分南部国家在低利率的刺激下无节制地支出,积累起大量债务。各国债务水平大幅攀升。这种状况本身就会导致危机,但2008年的金融崩溃加速了它的到来。

梅杰称,英国未加入欧元区的原因在于当时决策者预见到了欧元区的结构性缺陷。他们认为,未建立财政联盟的货币联盟具有很大风险,加入欧元区并废除英镑,将使英国政府丧失关键的政策选择。

由此可见欧元区的问题在于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分离。而目前欧元区的状况很难看到这一根本性问题的改变,由此可以认为欧元区存在与否只是个时间问题。

兰亚选
2016-12-21 11:12:09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