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滩东南亚,金融科技企业们的赋能站和全球化跳板

来源:原创
作者:邻章
时间:2018-09-10
评论
阅读

文|邻章

走到海外去,向海外市场输出中国金融科技企业的数字化发展经验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力数字普惠金融服务,似乎已成为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共同选择。自去年以来,我们明显能给感受到越来越多的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加速了“出海”步伐。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当前,至少已有包括蚂蚁金服、宜信财富、玖富集团、PINTEC集团、凡普金科、百度金融、陆金所、腾讯等在内的多家金融科技领军企业宣布或加大了海外投资或布局。

b8ad74a689194ceeb39e1a681a948a4d.jpg

金融科技企业开启出海潮

2018年4月9日,彭蕾宣布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职务,往后将更多的精力用于通过Lazada响应执行和探索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而后在4月26日,蚂蚁金服又与孟加拉国移动支付公司bKash达成战略合作,向后者分享技术和经验,携手bKash共同打造本地版支付宝,为当地消费者提供更方便和安全的数字金融服务。

再如作为移动金融大师兄的玖富集团,其也是紧抓出海浪潮,开始构建三位一体国际化布局。在2017年8月份的“玖从此·富全球”玖富国际战略发布暨玖富犇犇APP发布会上,玖富集团高级副总裁兼CFO林彦军对外公布了玖富集团的国际化战略,表示:未来玖富将在现有业务基础上,加大人工智能等技术投入,深化金融科技走出去,以实际行动支持一带一路,打造美国硅谷、东南亚、香港三位一体的多元化业务布局。PINTEC集团CEO魏伟更是将出海视为是中国“金融科技输出第二战场”;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计葵生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也示: “我们每一天都在花时间准备中国香港、新加坡的海外投资平台,已经处于比较细致的计划阶段。”

东南亚成为金融科技企业出海第一站

但若分析这些金融科技企业的出海落脚点,我们也能发现一个有趣现象是:绝大多数金融科技企业出海,都将发力的重心放在了东南亚市场,东南亚市场已成为金融科技企业出海第一站。

如我们所见:蚂蚁金服当下在亚洲市场形成了9+1格局,但发力重心依旧是集中在了东南亚市场,其先后投资、收购、合作了泰国的Asced Money、菲律宾的Mynt、新加坡的Hello Pay、印尼的电子钱包DANA等企业,与合作伙伴共同打造面向当地的支付基础设施;玖富集团在新加坡设立了东南亚总部,进而辐射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等国家,向他们输出在中国市场已经得到成功验证的运营经验和金融科技技术;凡普金科,在今年一月份投资了越南电商平台Tiki.vn,3月份又与总部位于新加坡金融科技公司Cashwagon达成战略合作,推进国际化战略落地。

为什么东南亚能成为金融科技企业们的出海第一站?核心还是在于东南亚市场这座尚待开采的富矿,让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有了释放、输出自身科技技术创新、赋能东南亚市场发展普惠金融的能力。

从东南亚市场自身来说,当前其所面临的一对显著矛盾是——“庞大的人口基数市场和传统的金融服务无法满足个人金融服务需求缺口”。

相关数据显示,当前东南亚有超过6.5亿的人口,但其中有4.5亿人因为基础设施的不完善、缺乏征信而得不到银行服务的机会,大量的信贷需求得不到满足,诸如越南信用卡普及率为 2%-5%,印尼为 2%,而柬埔寨不到 0.3%。

东南亚当前现实,一如多年前的中国市场,可以说当下的东南亚市场就是十年前中国市场的一个翻版。但如今我们也能看到的是,随着金融科技公司们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当下我国的金融科技已经走在了世界很多国家的前面,移动支付更是引领世界潮流。

诸如此前美国商务部发布的《2016顶尖金融科技市场报告》预测显示,2017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支付产品和服务的最大出口市场,超越伦敦、纽约、硅谷。正是这种基于自身的成功实践证明,为我国金融科技企业们走出去进行技术赋能,助推东南亚市场发展普惠金融提供了强大的信心和有力背书。

中国金融科技企业能为东南亚市场带来什么?

当然,值得关注的一个话题是:当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们纷纷进入东南亚市场,他们究竟能为东南亚市场带来什么?或者说他们能够输出什么能力给东南亚市场,以助推东南亚市场普惠金融的发展?

从现实来看,一言以蔽之则是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纷纷将已被中国市场成功验证的金融科技创新技术无缝移植给了东南亚金融市场,促进当地普惠金融发展。

如我们所见,当前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为代表的科技创新技术正在与金融行业产生深度融合,并对其改造、赋能。而在国内金融科技公司们的已有实践中,我们已能看到他们的机器学习算法、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已经运用在了获客、反欺诈、风控信审、客服、催收质检等环节,大大的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和用户体验。

诸如蚂蚁金服芝麻信用利用诸多机器学习算法,为缺少信贷记录的人群做出客观的信用评价;玖富科技以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为基础自主研发的“火眼分”和“彩虹评级”,通过数百个维度评估,动态定义用户信用水平,助力构建“信用中国”,服务超过40家银行总行,50000多家分支行;百度金融以大数据技术为发力点,通过人工智能、用户画像、精准建模等技术,扩大征信范围,提升获客能力;京东金融利用多种大数据机器学习模型评估用户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

这是技术的力量,而国内金融科技公司们这些已被成功验证了的智能技术,从现实来说其实也是颇为完美的契合了缺乏征信基础的东南亚市场的需求,基本是能够将其进行无缝移植,快速为当地的金融机构提供技术赋能。

诸如,上述的蚂蚁金服,其在东南亚上市场虽然有着诸多资本投入,但是技术输出同样没有落下,其在当下更是走上了技术、商业、运营等一把抓的全方位赋能的道路,将其在中国行之有效的技术驱动金融模式复制到了菲律宾、泰国等国家,去帮助本土化的合作伙伴,打造移动支付体系,去构建无现金社会。诸如在泰国,蚂蚁金服对本土公司Ascend Money战略投资,输出技术和模式,期望在未来5年服务到一半以上网民。再如玖富集团向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等国家输出了在中国市场已经得到成功验证的稳健运营经验和SaaS技术输出、AI人工智能、Blockchain区块链等新技术,将大数据风控、人工智能技术、智能投顾、智能外呼、智能客服、智能信审、智能质检等技术带给了当地的金融服务机构,赋能普惠金融发展。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公司开始对东南亚市场进行技术输出赋能,结合当地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趋势,在此我们也能预期在不久的将来,东南亚市场将会进化成为第二个中国市场。

东南亚,只是开始

从现实来说,东南亚市场其实只是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的海外练兵场,毕竟东南亚市场拥有足够的代表性,而同时全球与东南亚市场现状类似乃至不及东南亚市场的国家和地区还有很多。而若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能在东南亚市场成功的实现技术赋能东南亚金融行业,打造出成功的东南亚出海模式。那么事实上这一模式也可以复制、推广到海外其他市场,真正的促进普惠金融的早日到来,而这也可能正是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们的终极野望所在。

所以,在此我们能够看到蚂蚁金服海外发力重点虽然在东南亚,但是对于南亚、中亚、香港、日韩、美国市场同样没有放松,诸如在印度,蚂蚁金服通过输出技术和能力给Paytm,让Paytm的用户数从2014年的1700多万快速增长至2016年的1.5亿,成为全球第四大钱包;而玖富集团在新加坡设立东南亚总部之外,其亦在美国硅谷投资了区块链公司Wyre,设立AI实验室,进行技术储备,在香港收购券商犇亚证券亚洲,成立玖富证券,为全球客户提供海外证券交易及智能投顾、外汇、基金、保险等服务。金融科技巨头们的这些举措,无一不是在为更为广阔的市场未来布局。

注:本文所有图片源自网络。

文|邻章【微信号:ZLxgic,微信公众号:TMT317】欢迎添加关注!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人系独立撰稿人,腾讯科技2016年年度新媒体,关注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文章在虎嗅、钛媒体、界面新闻、百家号、搜狐科技、腾讯、雪球、品途商业评论、今日头条等30余家平台发布。

邻章
2018-09-10 13:05:25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