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产手机巨头到被人遗忘,酷派错嫁乐视毁一生

时间:2017-11-19
评论
阅读

11月17日,酷派集团宣布贾跃亭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等职务,刘弘接任酷派集团董事长。这样一则新闻,已激不起任何涟漪。不管贾跃亭是否辞职,酷派的一页已经翻过去,东山再起可能很少,至少,在手机江湖,已没有酷派的挪腾空间。

今天,很多人替酷派惋惜,如果不跟乐视联姻,酷派应该不会是这种结局。酷派曾是中华酷联中的一员,出货量一度一度排进国产手机前三,领先OPPO、vivo。早在2010年4月,酷派在国内CDMA手机的市场份额高达31.7%。2014年,酷派营收249亿港元,净利润为5.14亿港元。

贾跃亭辞任酷派职务

然而,从2015年,酷派就开始走下坡路,虽然通过资本运作,当年的净利润(23港元)比较漂亮,但营收下滑了41.09%,近乎雪崩。我当时预言,2015年,是酷派最后一个好日子。果然,从2016年开始,随着酷派被乐视控股,酷派完全失去了节奏,大半年没有新品上市。仅两年时间,酷派已退出各种榜单,即便是国内机构的排名,酷派也名落孙山,甚至不如一些籍籍无名的山寨机企业。

内耗和贪欲毁了酷派

那么,酷派是怎么败北的?可以说是内耗,但归根结底是贪欲。酷派,原本是一家传统的公司,从做传呼机起家,期间经过几次大的蜕变,整体来看,它与互联网公司的企业文化格格不入。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传统型公司,最后竟然跟乐视走到了一起,让人有些想不通。当时,我就觉得,这起联姻不会有好的结果,酷派必然会失去自己的节奏,被乐视的投机主义引向歧途。

果然,跟乐视合作后,酷派不再用心研发手机了,管理层整天“搞运动”,学习“生态化反”。去年,乐视高层与酷派高层在天津开了一个闭门会议,酷派的一个年轻的管理层说,这是一次“头脑风暴”,经过这次风暴之后,他终于搞懂了什么是“生态化反”。当时,他还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消息,后又立马删掉。

务实的酷派搞起了生态化反

我当时想,这位高管真能搞懂“生态化反”吗?我持怀疑态度。这位高管可能也是出于违心之言。“生态化反”本来就是一个生造词,没有价值,在这样一个词上穷就,耗费大量的时间,乃舍本逐末。要知道,手机行业做得最好的,苹果、三星、华为以及OPPO、vivo,他们很少谈生态。手机行业很现实,没有创新的产品,没有利润,是玩不下去的。

酷派将自己推向火坑,终究是贪欲作怪。过去几年时间里,踏实做事的企业,赚钱来得慢,酷派巅峰时,一年能卖出五六千万部手机,最多也就几个亿的利润,而一些企业(也包括一些个人)通过简单的资本运作,包装和炒作概念,就能圈钱几个亿、几十个亿。这让酷派也有些心痒痒,与乐视一拍即合,试图将乐视的互联网基因,融入酷派的血液中。酷派万万没想到,这股血有毒,自从两者产生关系后,酷派就没有好好做过产品,把大部分时间耗在了一些虚无的概念里,最终被市场抛弃,被消费者遗弃。

外行指挥内行,老臣寒心

乐视成为酷派的大股东后,乐视系的人彻底接管了酷派,包括贾跃亭、刘弘、阿木、刘江峰等。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首先,这样会让会酷派的老臣感到心寒。酷派能成为“中华酷联”中的一员,自然有它的生存之道,尽管酷派的手机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

酷派原来的管理层,很多人是跟酷派一起成长的,他们将酷派带到了国产手机前列,突然之间就要在乐视系的人面前低声下气,心里难免失落。从管理学的角度来看,企业并购时,真正有效的接管,是让原公司的管理层自我治理,这样更有利于发挥管理层和员工的积极性、凝聚力。

COOL1生态手机

最关键的是,乐视的做事风格,又是务虚主义,在PPT上耗费大量的精力,这与酷派的风格格格不入,酷派与乐视系两方对峙,也就不难理解。其实,酷派的内耗,从去年8月酷派发布COOL1生态手机,就可见端倪。这次发布会,由刘江峰主讲,刘江峰感谢了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轮到酷派的一位高管发言时,对乐视只字不提,着重感谢了酷派创始人郭德英,认为没有郭德英,就不会有酷派的成就。当时,我也在发布会现场,感觉这种局面很不妙。显然,酷派的老臣,心里面对乐视并不服。两个派系的关系不处理好,别说不能发生“生态化反”,可能会水火不容,你搞的你的一套,我搞我的一套。

结果,没过多久,酷派的老臣纷纷出走。刘江峰能挽救酷派?显然是不可能的。虽然刘江峰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但刘江峰之前任职荣耀,主打互联网手机。而酷派,主打线下渠道和运营商,乐视派往酷派的管理层,根本没有这些资源,对线下渠道也不熟悉。结果,难免会成为外行人指挥内行人。

酷派能否东山再起?

手机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一旦衰退,就很难拯救,这是一个铁律。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HTC等,都曾经无比强大,尤其是前面三家,曾财大气粗,躺在银行里的现金,多达几百亿美元。然而,即便如此,它们依然难挽颓败。

2011年,我跟黑莓打交道时,他们眼中只有苹果。然而,两年时间不到,黑莓便大势已去,此后多番挣扎,依然无济于事,反而把账户上的现金消耗殆尽,最后廉价把手机业务出售。诺基亚更强大,摩托罗拉出现问题后,诺基亚被认为再也没有对手,然而,2007年苹果手机面世,2008年安卓诞生,诺基亚一泻千里,再也没有站起来,跟微软联姻,却中了“特洛伊木马”。

再来看看国内,走下坡路的手机企业,也很难东山再起,TCL就是一个例子。早在15年前,万明坚主政的TCL手机,曾叱咤风云,“宝石手机”火遍大江南北,然而,由于技术缺失,品质较差,2005年开始,TCL走下坡路。此后,口碑尽失的TCL手机,在国内几无竞争力,靠在海外销售功能机,生存了下来,但基本上亏损为多。今天,在国内市场,TCL手机的市场份额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联想、中兴也是如此,走下坡路后,在国内市场失去了竞争力,要想挽回颓势,努力也不一定有效果。因为,手机品牌一旦失势,就会迅速被其他品牌替代,被消费者排除在购买名单外。

酷派还能东山再起吗?

目前,酷派处于持续亏损状态中,局势在恶化。面对如此局面,酷派CEO刘江峰已于今年8月底离职。另有消息称,酷派在深圳(酷派信息港)有价值百亿元的地皮,酷派将通过发展房地产,来寻求破局。酷派的手机业务,主要转移到海外。但对酷派来说,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未来都不清晰。房地产是一个大投入行业,而且周期比较长。而海外手机市场,酷派也失去阵地,13亿人口的印度,被小米、联想、OV等占住了先机,发达国家市场,酷派又进不去。酷派,还能东山再起吗?文/徐上峰


徐上峰
2017-11-19 17:35:03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