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题赢百万只是个梦 烧钱的游戏撑不了多久

时间:2018-01-25
评论
阅读

高飞锐思想

法制日报法治周末报社  


法制日报旗下法治周末推出,资深财产经观察家曾高飞主笔,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蓝鲸财经、企鹅号、凤凰号、百家号、网易号、天涯号联合出品。精心锻造,工匠文章;日日更新,坚守原创理念。激扬产业,共享思想;利国利民,放飞初心梦想。

邮箱:xyzzgf@163.com  手机:13693183978


文/木祭


      最近,网络上比贾乃亮更热的话题莫过于直播答题了。从新闻上的神秘百万大奖,到身边朋友圈不断晒出的几块几十块收获截图,仿佛一夜之间,直播答题就掀起了一波全民答题狂欢。不少平台纷纷推出自己的答题软件和答题节目,通过赤裸裸的金钱诱惑迅速吸引大量网友围观参与。王思聪在微博宣布“我撒币、我乐意”,一款叫“冲顶大会”的App便横空出世;随后,“芝士超人”携10亿元奖金从天而降。

 


      直播答题App的产品逻辑非常简单:由真人主持人出题,用户在线选择,参与者需要在10秒之内完成答题,超时或者答错,立即退出游戏。12道题目结束之后,答对所有题目的人就可瓜分高达几十万上百万的奖池奖金。这让人直感叹这简直就是现实版本的贫民窟百万富翁的故事。

 

       但一边是奖金的不断水涨船高,一边又是参与者暴富梦想的接连破灭。爆红的游戏背后,冷静下来的人开始思考,直播答题究竟是真风口,还是只是在炒流量?这个游戏又能持续多久?

 

       知识外衣掩盖不住金钱俗味

 

       增长知识,是这类游戏打出的一大口号。表面上看,直播答题游戏模仿了《开心辞掉》《非常6+1》等知识竞技节目的形式,参与者只有答对所有题目才能获得奖金。看起来,这是个益智游戏,鼓励多读书多学本事,这种初衷无疑是当下网络文化里的一股清流。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从某些答题平台雷人的题目设置可以看出,所谓的知识,不过沦为赤裸裸的商业植入傀儡。比如像“某品牌的手机有几个摄像头?”“某品牌的旗舰手机比iphoneX便宜多少钱?”这类的题目,实在看不出其营养在哪里。

 

       当然,平台每天要发那么多的奖金,这离不开金主爸爸们的支持,否则游戏玩不下去。从平台运营的角度来看,这也无可厚非。

 

       但如果对知识缺乏起码的尊重,那就显得比较尴尬了。

                                                                

       前几日,在今日头条下的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节目中,陕西肉夹馍变成了江苏肉夹馍;龙生九子有多个版本,存在一定争议,“百万英雄”直播答题的答案将“饕餮”排除在外;历史上的西楚霸王项羽在安徽和县乌江(长江边)自刎,答案却是在乌江(位于贵州)自刎。

 

       倘若只是常识上的小错误,我们抱着娱乐的精神来看待,也可不必斤斤计较。尴尬的是,还有连大是大非都分不清的,让人直捏冷汗。

 

       1月13日,花椒“百万赢家”直播答题中出现的一道题目迅引发了广泛争议。该题为“王祖贤目前定居在哪个国家”,而答案选项中却将“台湾”和“香港”与加拿大并称为国家。随后“百万赢家”发布道歉声明称,香港和台湾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即便是娱乐至死的年代,也不能对知识如此没有敬畏之心。


       唯一能够解释的,那就是在这类游戏中,知识只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以红彤彤的金钱为诱惑,吸引流量实现商业价值。

 

       平台乱象冲淡用户粘度

 


       目前来说,直播答题平台大多是跟风而生,处在野蛮生长的初级阶段。由于几乎处于零监管之下,乱象已经开始兜不住。除了题目缺少把关审核,另一大话题便是“数据造价”。

 

     “在线人数122万,参与答题的人有140多万,这是什么情况?”“第六题总共7000多人答错,复活的却有1.3万人,太假了吧!”“答到最后一题,眼看着通关后可以分40多块,结果最后一把有3万多人复活,奖金一下子降到了11块,这个预算控制我是蛮服的。”

 

       奖金的不断加码,诱惑不断升级,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但不少参与者认为平台在人数上注水以稀释奖金,对一些平台的公正性提出了严重质疑。趋之若鹜般的那种热情和兴奋在一次次的失望后逐渐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有律师表示,这种行为(数据造假)如果属实,不仅涉嫌虚假宣传,还涉嫌不正当竞争,市场监管部门可以依法介入调查。

 

       外部监管固然重要,但归根结底,想要留得住用户和玩家,还得平台加强自身审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站上风口的直播答题不偏离方向,才能飞得更稳、更高。

 

       烧钱模式恐难以继

 

      直播答题从出现到引爆仅仅半个月时间,奖金也从单场10万元飙升到500万元甚至上千万。这足以说明直播答题的火爆,吸引了更多平台加入战局,资本也开始入局。如映客直播的“芝士超人”背后有投资大佬朱啸虎;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属于今日头条;“冲顶大会”则有普思投资董事长王思聪。

 

       广告商赞助也为各平台烧钱争市场提供了大量火药。1月9日,趣店成为映客旗下在线答题产品芝士超人的首位广告主,广告费为1亿元。“百万赢家”首先开出美团专场,成为直播答题产品中首个商业化案例。

 

       但也要看到,场面越火爆,战局越乱,烧钱就越狠,跟共享单车行业如出一辙。虽然在互联网企业当中,烧钱司空见惯,但在直播答题领域,这把火格外显眼。

 

       以某直播平台为例,1月19日从上午11点到晚上11点,共设置了7场活动,奖金总额号称高达900万元。按照这个趋势,该平台一个月的“撒币”规模不下2亿元。以这个撒币力度进行下去,不知道能撑几日。

 

       烧钱总有尽头。在当前的直播答题平台尚未找到盈利模式的情况下,一旦这种吸引流量的活动手段带不来明显的经济效益,直播答题就会必然要慢慢降温。届时,广告主转身,用户流失,也就在所难免。

 

       因钱而生的这团热火,最终也会因缺钱而熄灭。



-The End-


曾高飞

法制日报社法治周末总编辑助理

央视财经评论员 人民网3C&环球网财经专栏作家

凤凰网名博  青年作家  产业经济观察家



高飞瑞思想
2018-01-25 11:29:40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