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时间:2019-02-24
评论
阅读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高飞锐思想

策划型 行动型 专家型

 

做中国最个性化的财经产经新闻和评论。重原创,以品质立;求深度,以差异胜

今日头条、一点资讯、蓝鲸财经、企鹅号、大风号、百家号、网易号、搜狐号、新浪看点、快传号、QQ看点、东方号、观察者网、封面号联合出品。

上百家网络媒体选稿源地。

邮箱:xyzzgf@163.com  手机:13552437248 微信(QQ):592891187

 

      从火山口掉落冰窖,2018年是共享单车的灾难之秋。

 

      摩拜创始人胡炜炜离职了,轻轻挥一挥衣袖,带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富豪。

 

      ofo创始人戴威仍在坚守,资金链断了,度日如年,风光不再。

 

      曾炙手可热,与高铁、微信、移动支付比肩而立,被称为“中国当代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模式代表,在变成难以收拾的烂摊子后,人们对共享经济模式产生了质疑:难道此路不通了?问题在哪?

 

      运营模式不清晰,造血功能严重不足,烧钱没有节制。这是共享单车的核心问题,值得其他共享经济模式引以为鉴。

 

      2016年5月正式上线,当年即实现营收1.7亿,年增速在60%以上,2017年2.7亿,2018年5亿,2019年目标直指10亿。已经成长为IT外包服务龙头企业的自由职客,值得关注、探讨、研究。

 

      最近,高飞锐思想采访了自由职客创始人、贵州迦太利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出为先生。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半路出家,稳扎稳打

 

      年轻是互联网基因,在这个平台上折腾,几乎都是80后、90后的标签,与70后在渐行渐远。

 

      拼多多的黄峥,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共享单车的胡炜炜和戴威,都是年轻创业者,他们学历高,头脑活,想法多,对新经济敏感,说干就干,有闯荡江湖的勇气,有出人头地的冲动。

 

      1975年的黄出为,创办自由职客的时候,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互联网创业“老兵”,让人感觉怪异,满满的都是担心。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用黄出为自己的话说,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拼,凭借以前的积累,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他,可以过得逍遥自由,吃喝玩乐不愁了,打打高尔夫,喝喝茶,世界那么大,可以带着家人到处看看;也没必要这么忙,没必要这么操心。

 

      在事业上,黄出为一路开挂,是跨国企业在中国扎根的那批很早的白骨精,在西门子、诺基亚等做过高管,26岁的时候就在跨国企业管理100多位员工。也是较早自己出来创业的那批人,后来创业公司被上市公司收购,赚了不少钱,完全可以金盆洗手了。

 

      创办自由职客,是黄出为二次出山了,动力源于情怀和义气。在职场上,有大帮兄弟认可他,跟着他。他出来,大家也跟着出来了。人生各有各的活法,作为职场上下级关系,黄出为可以撒手不管;但从感情上讲,黄出为过意不去。这些都是在职场上跟着他摸爬滚打了10多年的兄弟;10多年前,他们青春飞扬,负担少,有漂泊社会,闯荡江湖的资本;现在基本上都是两个孩子的爹妈,要养家糊口,要稳定。这几年,在职场上混,十分不容易,不能撒手不管。这是黄出为重出江湖的根本动力。

 

      所幸自由职客发展顺风顺水,尽管没有拼多多、今日头条那种狂飙突进,但三年下来,已经成长为权威的IT行业灵活用工交易平台,全国约有100万IT从业者注册,成功实现了数万例IT外包服务的精准推荐、匹配和撮合,成为供需双方值得信赖的互联网中介平台。

 

      自由职客,目前有APP和网站两个载体,瞄准企业和高端人才的灵活用工需求,开创了“平台+SaaS+服务”的创新模式。平台,是指用互联网去中介的方式让企业和高端自由职业者、兼职人才免费对接,同时基于大数据分析实现精准匹配。SaaS,则为匹配成功的企业与人才提供了工时管理、工作成果确认等工具,未来还会开发出电子合同等功能。服务,则是针对有深度需求的企业,提供经纪人撮合、财税优化、工资垫付等业务,针对高端人才提供工作机会、工资派发、社保公积金代缴等HR服务。

 

      灵活用工市场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纯粹的线上中介平台模式只能解决信息不对称这一个痛点,企业和人才完成了对接以后,后续的服务、结算、财税处于真空状态,最终的结果就是“治标不治本”。自由职客通过“平台+SaaS+服务”的模式,把互联网和人力资源服务有机结合,既保证了互联网式的快速发展,也通过SaaS和服务保证了用户体验的完整性,这是其独特优势所在。

 

      自由职客免除中介费,全程透明。黄出为将其界定为一种全新的共享经济模式。作为B端的企业有需求,作为C端的自由职客有技术,有时间,可以兼职或者自由职业,双方依据市场经济原则,进行交易,为利用闲散、高端的IT人力资源,摸索出了一条新路子。

 

      黄出为:5G将IT外包催生成一个千亿级市场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宅在家里,挂在网上,希望足不出户,解决衣食住用问题。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正在开启。

 

      据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发布的《2017千禧一代调研报告》显示,有30%的千禧一代(1984-2000出生)更喜欢成为自由职业者,中国更是高达37%。我们随便问一问身边的人,是不是希望在业余时间提高收入,是不是希望通过自身技能创造更多价值,答案是肯定的。随着以自由职客为代表的灵活用工服务平台兴起,企业可以更方便地以相对低的成本雇佣更高端的人才,有一技之长的个人可以服务多家公司实现更高的收入,社会也因此提高了效率,最终开创的将会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好局面。

 

      裴多菲有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由此可见,人们对自由的心向往之。难怪自由职业者越来越多。现在有点可能的,都在做自由职业者。笔者身边,就有很多靠写作吃饭的朋友。他们足不出户,把工作做了,把孩子教育了,把老人赡养了,把钱赚了,让人羡慕嫉妒恨。

 

      随着互联网发展,特别是5G时代的到来,希望从事这种自由职业的人越来越多。除了写作,另一个适合这种工作状态的,就是IT从业者,尤其是互联网编程。编程也是一种语言,一种思维创造,编程者需要加班加点,熬夜甚至通宵。这种工作,最好的,就是宅在家里,成为自由职业者,没有打卡约束。

 

      世界变化之快,让我们瞠目结舌。而这只是“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前夜,一切都在孕育中。5G给我们带来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将是颠覆性的。就像外卖和电商,坐在家里,鼠标一点,根本不用到饭店,不用到商场,你喜欢的饭菜,你中意的衣服,就被送到家里来了。

 

      对年轻人来说,如果足不出户,就把工作干了,把钱赚了,不用在高峰期坐拥挤不堪的地铁公交,不用在办公室应对复杂的人事,不用在喧嚣的环境冥思苦想编程,不用辛辛苦苦熬完夜,还要赶到办公室报道。一切以结果为导向,这是编程者最向往的工作生活状态。

 

      5G时代即将到来,届时编程需求无处不在。有数据表明,自由职客在全球已经成为一个万亿级市场;而中国发展特别快,再过三五年,进入5G时代,将成为一个千亿级市场。

 

      如何解决需求量无限膨胀和编程员工作状态的矛盾?

 

      自由职客董事长黄出为认为:甲方外包,乙方接单,在家里把事做了,把程序编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达成这种理想工作,就需要搭建一个信息畅通的中介平台,引导双方信息进行交换。自由职客干的就是这个活计。从2016年5月上线到现在,自由职客平台已聚集了全国数十万IT编程员,数千家甲方,数万项目需求。获得了BC两端的高度认可,在以裂变速度发展。

 

      这是一个一箭三雕的业务模式:B端提出需求,发包过来,节省花钱养人之苦;C端不用坐班,编完程,交完货,拿钱;对于自由职客来讲,提取属于自己平台的那份合理利润。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黄出为认为,在5G时代,对于程序员来说,这种工作状态将越来越被认可和推广,成为一种正常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包括IBM、国家电网、联想、中石化、万科、北汽集团、360、美团、今日头条等名企,都利用自由职客完成了自己的IT外包服务需求。

 

      为情怀创业,从“北漂”到“贵定(居)”

 

      按照一般的思维定势,从天时地利人和各个环节考量,像迦太利华这种互联网企业,都把总部放在北上广深杭这种一线城市,但黄出为另辟蹊径,将其放在偏僻的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黔南北靠贵阳市,是多民族聚居地。一线城市有客户资源和人才优势。但黄出为认为,黔南有政策优势,更能让他为精准扶贫做点实质性贡献。在客户资源获取上,其实,只要有互联网,放在哪儿都一样。尽管一线城市聚集了各种各样的高端人才,但与天猫、淘宝、腾讯、微信、京东、拼多多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对技术人才的需求不一样,自由职客对互联网技术人才的需求并不那么高大上。这么多年的打拼,黄出为身边汇聚了一支稳定的技术队伍,他们跟着自己摸爬滚打多年,懂自己想法,懂客户需求,懂自由职客。

 

      相反,比起北上广深杭,落后的黔南更需要迦太利华这种互联网企业启蒙,让他们接触外界的世界。事实证明,迦太利华对当地人的思想冲击和技术教化,就像二万五千里长征撒播革命的火种那样有用,帮助老少边穷地区在现代思想、技术发展、企业运作上,跟上时代步伐。

 

      黄出为认为,对黔南这样的老少边穷地区来说,对其进行思想启发和现代技术的扶贫,帮助他们开眼看世界,从思想和技术上解决问题,是授之以渔的精准扶贫。

 

      目前,迦太利华在黔南州百鸟河数字小镇落地生根,成为当地龙头企业,公司招聘的不少员工都是当地少数民族。在此之前,他们沉溺于打麻将,玩扑克,赌博成风。现在有了固定工作,有了一技之长,有了用武之地,彻底告别了过去那种生活方式。他们把入职自由职客作为人生分水岭,之前是不堪回首,之后是新生。

 

      迦太利华在当地已经成长为龙头企业,每年贡献财政税收在3000万元以上。这在一线城市不算什么,但在贵州,对黔南州来说,那是首屈一指的,甚至比一两个工业园企业缴纳税收的总和还多。这让黄出为更加坚定地认为,把迦太利华总部放在那儿,是人生的一个伟光正的决定,更好地凸显了迦太利华的存在价值。

 

      家在北京,服务的主要大客户也在北京,黄出为把自己的时间一分为二:一个月有两周在北京,有两周在贵州。他打趣地说,以前自己是“北漂”,现在成了在贵州定居的“贵定”,为了工作方便,黄出为在贵州买了房子,正式定居了下来。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在迦太利华等推动下,百鸟河数字小镇已经成为西南小镇数字化建设的样板。与百鸟河数字小镇结缘,也是一种偶然。HTC董事长王雪红在百鸟河数字小镇捐建了一个职业教育学院,贫困生免费,负责这个项目的执行校长孙伟博士,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学院的创始院长。孙伟博士与黄出为是好朋友,在其撮和怂恿下,黄出为就带着几十个人的创业团队在贵州开始二次创业了。

 

      现在的百鸟河数字小镇已经初具规模,包括HTC通讯控股、北京汉邦科技、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北京梦动科技、成都数联铭品、北京开云慧科等都落户于此。一年一度的贵州数博会,百鸟河小镇是唯一授权举办分论坛的地方。迦太利华与黔东南州州政府当仁不让地成为共同承办方,黄出为每年都要邀请全国各地数百个互联网企业的高管过去参会,共谋发展。这成为百鸟河数字小镇的年度盛事,让当地政府、企业、老百姓与现代科技发展来一次亲密接触。

 

      将自由职客做成灵活用工的独角兽平台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对自由职客的未来,黄出为充满信心。

 

      对人到中年的他来说,最宝贵的就是时间。

 

      奔跑的他在与时间赛跑。

 

共享单车之后下个风口,黄出为:自由职客

 

      黄出为明确表示,争取再用三年时间,即到2021年,将自由职客做成一个灵活用工的独角兽平台,将迦太利华做成一个规范的、有着远大前程的上市企业,让股东、创业者和员工跟着自己奔向共同富裕。

 

——完——

 

 

点击下方标题阅读精彩内容:

美的方洪波麻烦来了:能否承受董明珠和刘姝威夹击

雷军尴尬了,红米自作多情!荣耀不把小米当对手了

A股掘金如此简单:5G和华为概念股站上暴风口

漂亮女高管被怼背后:阿里文化没有宽容

甩掉发家致富老本行!王健林布局万达四大玄机

 

高飞瑞思想
2019-02-24 15:54:45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第一观点 版权所有 About 1stgd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4)